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介绍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86-0571-85586718
  • 13336195806
  • 打造海上“绿水青山”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11-25  浏览次数:

  ◇“现代化海洋牧场平台在为改善海洋环境作出贡献的同时,平台本身也是一个生态环保系统。”

  曾经,海洋渔业养殖的代表是近岸海域连片的养殖设施和粗放的饵料投喂。养殖产出大,但污染也大,周而复始,鱼越养越小。

  如今,在现代化海洋牧场“加持”下,渔业养殖从近海走向远海,从粗放转为精细,拥有了科学的养殖方式和广袤的发展空间,蔚蓝海洋正变成“海上粮仓”。

  海洋牧场因海制宜,与自然共建,形成有机整体。深远海成为“良田”的同时,海洋牧场的相关设施也在潜移默化间改变着海域的生态,为延缓甚至改善海洋荒漠化贡献力量。

  山东烟台四十里湾沿岸的渔人码头从来不乏游客。海天一色的碧蓝背景下,气派的欧式建筑与典雅的海滨木栈道相互映衬。驻唱歌手低沉温柔的声音里,时光静静流淌。

  “附近的变化,真是想都不敢想。”在渔人码头散步的薛志忠对记者说。薛志忠今年70岁,是居住在海边的“老烟台”。据他回忆,1980年前后,四十里湾是烟台的近海渔业产区,主要养殖扇贝、海虹、海蛎子等,对环境造成的污染不小,也给周边居民生活造成困扰。

  烟台莱山区海洋渔业局局长李朋元介绍,近海传统养殖在收获等环节存在污染,杂乱的养殖设施也成为这一海滨城市的“黑点”。现代化海洋牧场建设给四十里湾创造了更多可能性。

  清泉海洋牧场、“耕海1号”等一批海洋牧场设施先后在四十里湾“扎根”,在带来经济效益之余,还将资源保护和增殖、调整捕捞作业布局有机结合,使海域的生态、环境、资源和渔业生产处于良好平衡状态。

  烟台市海洋发展和渔业局局长李传强说,近海养殖有严格的操作流程和管理规定,但仍然会对水质造成不利影响。而海洋牧场将更多的近海养殖产能迁移至深远海,兼顾生态环境保护与海洋综合利用。

  “较远的海域空间相对充足,可以更加科学地控制养殖密度,增加产量。”位于烟台长岛的长山海珍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德连介绍,其公司的养殖业务近些年由近海逐渐转向深远海,虽然成本有所增加,但产出的海参、扇贝、牡蛎等个头大,品质也更好,从长远来看能够获得更多收益。

  海洋牧场设施也为“立体养殖”创造了可能。在位于山东长岛庙岛群岛东部海域的海洋牧场示范区,记者了解到,这里主要养殖许氏平鲉、大泷六线鱼、绿鳍马面鲀三种鱼,许氏平鲉生活区域在网箱上层,大泷六线鱼生活在网箱底层,绿鳍马面鲀生活在网箱网衣周围,还可以清洁网衣附着物。

  “我们投放了人工鱼礁,促进海底营养盐向中上层水体移动,促进浮游生物繁殖。”长岛佳益海珍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昌利介绍,与此同时,网箱饵料残留形成天然饵料场,对其他鱼类产生诱集,养殖鱼类产生的粪便为分解者提供养分,从而形成立体生态型海洋牧场体系,提高整个水体的利用效率。

  每到夏季,烟台养马岛附近海域的东宇海洋牧场都会迎来一大批潜水爱好者,清澈的水质、近20米的水下能见度和水下多种多样的生物,都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原因。

  “这里良好的潜水条件得益于海洋牧场相关设施对水质环境的‘塑造’。”东宇海珍品有限公司法人李效平对记者说,大量人工鱼礁的投放,让附近的生物多样性大大增加,游客在此潜水,也有了更多乐趣。

  在明波水产公司,记者看到了一个用于展示的人工鱼礁实物,金字塔形状的混凝土构件中的“枝枝叉叉”可以在不影响洋流整体流向的情况下,在鱼礁范围内减缓水流速度,并形成回流,为水生动植物创造生活空间。

  “我们从2010年开始投礁,至今完成了1万亩人工鱼礁建设。鱼礁几个月起就开始附着藻类,慢慢鱼虾蟹贝就来了,而鱼的代谢物正是藻类所需要的营养物。”李文升说,“投礁区全年生物资源量是未投礁区的2.6到6.4倍。”

  每一个礁体都是一个“生态银行”。礁体表面富集了大量的牡蛎、脉红螺等贝类,礁区聚集大量斑石鲷、梭鱼、大口虾虎鱼、黑鲷等野生鱼类。人工鱼礁的存在,避免了拖网作业,防止过度捕捞,实现良性循环。

  海岸线占中国海岸线总长度六分之一的山东,采取了立体养殖、投放生态型人工鱼礁、修复海草场等手段,同时建设“可视、可测、可控”的海洋牧场观测网。目前,山东省海洋牧场水质达标率达到98%,大部分海域达到一类、二类海水水质标准。据调查,礁区海域基础生产力平均提升11.2%,生物量增长高达6.7倍。

  在广东,海洋牧场的生态修复主要通过人工珊瑚礁、珊瑚种植、增殖放流、水质净化、岸滩修复等多种方式。作为第四批入选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的深圳市大鹏湾海域,就是全国首个以珊瑚礁生态养护为主的海洋牧场,总面积达7.48平方公里。

  “海洋牧场就是像放养牛羊一样经营海洋和管理水生生物,从而实现海洋渔业资源利用与生态环境修复兼顾,促进海洋渔业持续健康发展。”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相关负责人表示。

  监测数据显示,近年来广东渔业资源恢复速度加快,海洋牧场渔业资源密度比投礁前平均提高8.7倍,人工鱼礁上附着贻贝、牡蛎、海胆和珊瑚等各样海洋生物的覆盖率超过95%,一些濒临绝迹或稀有的物种纷纷在礁区再现。

  海洋牧场通过建立健康的海洋生态系统,筛选适宜的生物修复种类开展规模化增养殖,可对水质和底质起到有效调控和修复作用。海洋牧场作为“良田”的同时,也可成为大海中的“绿水青山”。

  在位于山东长岛的“长渔1号”海洋牧场平台上,记者看到几块太阳能电池板,几座比陆地风力发电机略小的风车,伫立在平台四角。工作人员介绍,这是平台搭载的太阳能及风力发电系统,风光互补发电的方式可以满足平台的日常养殖作业需求,做到“安全、环保、无污染”。

  “现代化海洋牧场平台在为改善海洋环境作出贡献的同时,平台本身也是一个生态环保系统。”王昌利说。

  “平台配备了海水淡化系统和污水处理系统。”“耕海1号”负责人、山东海洋现代渔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尉岩介绍,污水处理系统和南极长城站所用属同款产品,根据平台营运、人员数量及预期一定时间设置足够容量的集污舱,能留存阶段内所产生的所有生活污水,在黑水、灰水的排放上均达到“零排放”标准。海水淡化系统利用先进的反渗透膜工艺进行海水淡化,每天可产淡水20立方米,能够满足平台三天的使用量。

  “平台禁止任何垃圾排放入海,全部打包上岸处理。”尉岩说。(采写记者:张武岳 詹奕嘉 张力元 张昕怡)